<div id="bbp0h"><tr id="bbp0h"><ruby id="bbp0h"></ruby></tr></div>

    <dl id="bbp0h"><ins id="bbp0h"></ins></dl>
    <sup id="bbp0h"></sup>

    <em id="bbp0h"></em>

    在線客服

    電話客服

    電話客服:
    400-835-0088

    APP下載

    APP下載

    預約聽課

    預約聽課

    返回頂部

    如何看特朗普政府稅改法案的減稅?
    來源:理臣教育2017-12-28 分享到

    12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減稅與就業法案》,該稅改法案分別于12月19日由美國眾議院以227:203票通過,和12月20日由美國參議院以51:48票通過遞交總統,經總統簽署后成為法律,并將于2018年起實施,其中個人所得稅和遺產稅有效期為2025年。這項稅改法案是特朗普政府第一個重大立法,也是繼1986年以來美國稅收制度最為重大的一次變化,將重塑美國現行稅收制度。


    一、《減稅與就業法案》核心改革內容

    該稅改法案涉及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跨境所得稅和遺產稅等眾多稅制改革,長達千余頁,其核心改革內容如下:

    (一)個人所得稅改革

    美國個人所得稅是最大稅種,2016年占總稅收比高達40.20%。個人所得稅改革核心內容:一是降低稅率,仍保持七級累進稅率,但最高邊際稅率由39.6%降為37%。二是提高標準扣除,個人申報由6500美元提高為12000美元,夫妻共同申報由1.3萬美元提高為2.4萬美元,戶主申報由9550美元提高為1.8萬美元。三是調整減免優惠,17歲以下兒童每人補貼由1000美元提高至2000美元,補貼門檻由夫妻共同收入11萬美元提高至40萬美元;取消個人、配偶和兒童每人4050美元的個人豁免額,取消強制醫保稅;州和地方稅抵扣上限為1萬美元(個人和夫妻共同),醫療費用超過調整后總收入(AGI)10%的部分可以在稅前扣除降為超過7.5%的部分可在稅前扣除,以增加相當于調整后總收入2.5%醫療費稅前扣除額;抵押貸款利息稅前扣除上限從現行110萬美元住宅貸款發生利息減為75萬美元住宅貸款發生利息,以限制投資性住宅貸款利息稅前扣除。四是提高個人替代性最低稅負制(AMT)門檻(為避免高收入人士利用稅前扣除避稅,對應稅收入高于AMT門檻,且按AMT計算稅收高于一般所得稅,需按AMT規則來繳稅),由應稅所得55400美元(個人)、86200美元(夫妻共同)提高至70300美元(個人)、109400美元(夫妻共同),提高AMT門檻利于簡化稅制。

    (二)企業所得稅改革

    企業所得稅雖然改革力度最大,但在美國由于只有C型公司(股權有限公司)繳納企業所得稅,而獨資、合伙和S型公司(無限責任公司)等穿透企業不繳納企業所得稅,而是繳納個人所得稅,其占比并不高,2016年僅為8.62%。企業所得稅改革核心內容:一是C型公司(股權有限公司)稅率由35%降為21%,獨資企業、合伙企業和S型公司(無限責任公司)等穿透小企業合格經營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允許抵扣20%收入,適用最高邊際稅率37%。二是2017-2022年5年內發生資產投資成本由折舊攤銷改為100%費用化(不包括房地產);利息支出由稅前全額列支改為按不高于扣除利息、稅項、折舊和攤銷前利潤30%列支,以限制利息支出,改變資本弱化避稅傾向。三是取消由采用20%稅率作為平行稅制一部分,與按公司所得稅稅率計算的公司所得稅比較,選擇高者征稅的公司替代最低稅收(AMT)。四是每年凈經營虧損結轉限額由前轉2年后轉20年改為年度應納稅所得額90%,可向后無限期結轉。

    (三)跨境所得稅改革

    美國作為資本輸出國,跨境投資占比較高,資本外流和關聯交易轉移利潤問題突出,為此,稅改法案對跨境所得征稅作了重大政策調整。其核心稅改內容:一是美國公司取得的來自其境外子公司的股息可享受100%的所得稅豁免(10%持股比例要求),境外子公司歷史累積境外收益將被視同匯回一次性進行征稅,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適用15.5%稅率,非流動資產適用8%稅率。二是依據受控外國公司規則對美國境外子公司超額利潤(超過企業資產的10%)征收10.5%稅收(從2026年起升至13.125%),可抵免80%境外稅收。三是美國公司從境外供應方取得的銷售或服務所得中與知識產權相關的部分,適用13.125%的稅率征稅(自2026年起為16.4%)。四是針對大型跨國企業集團內向境外關聯企業付款,引入反稅基侵蝕稅(BEAT),適用10%(2018年適用5%)最低稅,以限制某些向境外關聯方付款。

    (四)遺產稅改革

    提高適用稅率40%遺產稅免征額,將應稅財產超過560萬美元提高為1120萬美元(個人)、1120萬美元提高為2240萬美元(夫妻共同)。

    二、稅改法案對美國稅制的政策調整

    《減稅與就業法案》是特朗普政府對美國現行稅收制度作出的一重大改革,其政策調整涉及稅率、稅前扣除、稅收優惠、反避稅等制度改革,對美國稅收制度重塑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降低稅率、減輕稅收負擔

    無論是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由39.6%降為37%,還是C型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由35%降為21%,都不約而同地將降低稅率作為最為重要改革內容。相對而言: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降幅并不大,僅為6.57%;而公司所得稅稅率雖然降幅較為明顯,高達40%,但由于取消部分稅前扣除優惠,以及歷史境外實現利潤由匯還征稅改為視同匯回征稅,從而實際降稅幅度遠小于名義稅率。根據美國國會聯合稅收委員會報告,此次稅改會使聯邦收入在10年內約減少1.5萬億美元,其中個人所得稅減稅9290億美元,企業所得稅凈減稅5610億美元(企業所所得稅減稅8460億美元,海外資產稅增稅2850億美元),遺產稅減稅100億美元。按2016年美國稅收48463.13億美元,個人所得稅19483.57億美元,公司所得稅4178.97億美元,財產稅4958.08億美元,年增長率3%計算,10年平均減稅率2.69%,其中個人所得稅減稅率4.15%,公司所得稅減稅率11.69%,遺產稅減稅率0.18%(上述減稅率分別按10年減稅額除以2016年為基數,年增長3%累計10年應納稅額得出)。另外,減稅在不同收入群體之間差異較大。

    (二)規范稅基、簡化稅收制度

    無論是個人所得稅還是企業所得稅,除了降低稅率外,對稅前扣除和減免優惠作了有增有減重要政策調整,以規范稅基。如個人所得稅基本扣除幾乎提高了一倍,增加了兒童稅前扣除以減稅,但也取消了個人稅收豁免,醫療費用、抵押貸款利息抵減以增稅。如企業所得稅資本費用化以延期納稅,但也對利息支出限額扣除增稅。對跨境所得既有對子公司股息免稅,也有對歷史遺留境外利潤征稅,并對美國公司從境外供應方取得的銷售或服務所得中與知識產權相關的部分,以及大型跨國企業集團內向境外關聯企業付款征稅。在降低稅率前提下進行的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政策調整,旨在實現稅制改革的三大政策目標:一是通過降低稅率、規范扣除、減少優惠、擴大稅基以合理稅制;二是通過限制境外關聯交易支付,以反避稅減少稅收流失,增加美國稅收利益;三是通過取消公司替代最低稅收(AMT),提高個人替代最低稅收(AMT)門檻,以及減少稅收優惠、限制稅前扣除項目以簡化稅制,降低稅收征收成本和納稅人遵從成本,提高征管效率。

    (三)增加債務、削減福利開支

    由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的《減稅與就業法案》,改革目標很明顯,就是寄希望通過減稅來減輕企業和個人稅負、降低成本、振興經濟、擴大就業。但減稅是以減少稅收、增加財政赤字、增加政府債務、減少社會福利為代價。由于減稅代價巨大,所以在主張經濟效率優先共和黨和主張公共福利優先民主黨之間針對稅改形成巨大分歧,雖然稅改法案最終通過參眾兩院立法,但從最終稅改法案來看是一個共和黨與民主黨兩黨,參議院與眾議院兩院博弈形成的混合法案,與共和黨最初提出較為激進稅改法案作出了較大退讓和妥協。即使折衷妥協稅改法案,兩黨在投票時仍界限分明,民主黨議員全部投了反對票,而共和黨主要依靠在參眾兩院占有多數席位以微弱優勢勉強通過稅改法案。兩黨分歧除黨派之爭外,民主黨對稅改法案反對的主要理由是減稅將導致未來10年增加萬億美元聯邦預算赤字而擔憂。2016年,美國政府債務已高達20.17萬億美元,超過當年GDP的18.56萬億,債務占GDP已超越100%,人均負債6.28萬美元。受財政赤字制約,2018年財政在環保、教育、社保等公共民生福利領域支出均有不同程度削減。根據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判斷,取消強制醫保稅將會導致超過1300萬人缺乏保險,并推動保費平均上漲10%左右。

    三、如何看待特朗普政府稅改法案減稅

    (一)從政府稅收視角看

    特朗普政府稅改方案對企業和個人普遍給予不同程度減稅,但由于在降低稅率同時又擴大了稅基,取消部分優惠,實際減稅遠低于名義減稅。而且,不同收入群體減稅受益差異較大,減稅受益更多集中在高收入群體。美國稅收和經濟政策研究所對14個州2019年1%最高收入人士稅改減稅估算結果也支持該結論。該群體人均年收入62.03萬美元,凈減稅45032美元,平均減稅率7.26%,反映富有人士減稅受益遠高于平均受益,減稅受益更多地被高收入群體和大利益集團所分享。

    (二)從財政支出視角看

    減稅法案雖然減輕了稅收負擔,但同時也減少了政府收入來源,從而減少包括居民福利開支在內的政府支出。10月26日,美國正式通過的2018年財政預算也支持該結論。根據早在3月中旬就由白宮公布的預算藍圖,2018財年財政支出與2017年基本持平,聯邦政府非法定支出與2017年比較,除國防部、國土安全部、退伍軍人事務部和社安局有所增長,其余部門均有不同程度削減。其中與居民公共福利相關的衛生部預算減幅16.2%、環保局減幅31.4%、勞工部減幅20.7%、衛生部減幅16.2%、教育部減幅13.5%、住房城市發展部減幅13.2%。

    (三)從政府稅收和財政支出綜合視角看

    即使制定美國稅改藍圖的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也認為,盡管他贊成預算削減稅收,但是這也需要削減醫療保險才能平衡預算。所以通過減稅法案:一方面使企業和個人稅負有所減輕,但低收入群體減稅受益不大;另一方面減稅后政府債務上升使稅收負擔轉化為債務負擔,削減財政支出將使主要由中低收入群體享受的公共民生福利相應減少不小。結果是減稅使經濟效率有可能提高,但社會公平受到更為嚴重挑戰。
          理臣稅務籌劃,匯聚中國頂尖財稅、資本名家!助您成就非凡事業!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理臣教育官網。

    相關文章
    所得稅匯算最新政策如何變化
    2019-01-24
    企業所得稅納稅調整事項有哪些
    2018-11-07
    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主要包括哪些內容
    2018-11-01
    環境保護稅法、船舶噸稅法修改獲通過
    2018-10-29
    公司法修法獲通過
    2018-10-29
    現行增值稅稅率、征收率和退稅率的區分和檔級
    2018-10-27
    快赢481开奖视频
    <div id="bbp0h"><tr id="bbp0h"><ruby id="bbp0h"></ruby></tr></div>

      <dl id="bbp0h"><ins id="bbp0h"></ins></dl>
      <sup id="bbp0h"></sup>

      <em id="bbp0h"></em>

      <div id="bbp0h"><tr id="bbp0h"><ruby id="bbp0h"></ruby></tr></div>

        <dl id="bbp0h"><ins id="bbp0h"></ins></dl>
        <sup id="bbp0h"></sup>

        <em id="bbp0h"></em>